新闻发布
立即打印
媒体联络
田园
用友集团 +86 1521 0340 959 tianyuanh@yonyou.com
数智化转型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什么? 新华网和王文京聊了聊
2022年5月27日

   
   


本文来自新华网


 

数字技术和智能技术的蓬勃发展,带来了新技术和商业创造性思维的再组合。当下,许多企业正利用新技术改进业务能力,形成全新的发展格局。


点击视频,观看完整访谈


成立于1988年的用友,致力于用创想与技术推动商业和社会进步。目前,用友已帮助数百万家企业推进数智化转型与商业创新,同时用友自身也实现华丽“转身”,发展成为中国和全球领先的企业云服务与软件提供商。在这一过程中,用友做对了什么?企业高质量发展,如何避免为数智化而数智化?本期《上市公司访谈录》,我们和用友网络董事长兼CEO王文京聊了聊。


   


访谈实录


01

从1.0到3.0 

用友到底是家什么企业?

新华网:用友这个名字据说是您亲自起的,用户之友?

王文京:1988年我和苏先生决定创办一家软件公司,决定之后我就开始酝酿公司名称。想了几个月、好几十个名字,都没有特别满意的。有一天突然看到一则很简短的报道,说国外有一款软件,特别受用户欢迎,用户界面特别友好,我当时就决定把即将创办的公司名号定为用友,用户之友的意思。我希望我们创办的公司未来的产品,它是用户特别容易学、特别愿意用的。


新华网:当年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辞去“铁饭碗”工作,是什么样的诱因让您下了决心?

王文京:主要因素是我们国家进入到改革开放这样一个阶段,整个社会有浓厚的改革开放氛围。我毕业后在政府机关工作,确实能感受到国家的改革开放处于一个快速发展的状态。


那时正好国家批准在北京设立中国第一个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叫北京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就是今天中关村科技园区的前身。当时发布了18条政策,鼓励专业人员到中关村创办高科技企业,所以说政策的感召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还有一个因素,从我自己内心深处来说,我希望今后能够创办一个企业,发展一项实业。


新华网:在固有印象里用友是一家财务软件公司,但从用友的发展来看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文京:是的。早期的用友主要是帮企业里的财务会计部门,用我们的软件实现财务电子化。90年代,我们进入到第二个发展阶段,那个时候我们的核心产品是用友的ERP软件,通过ERP软件服务了200多万家企业的信息化建设。


现在用友发展到第三阶段,整个技术进入到数智时代,公司的核心产品和业务发展到用全新一代的用友BIP,去使能企业客户和公共组织客户进行数智化转型与商业创新。


新华网:用友BIP大致是什么概念?

王文京:用友BIP就是用友商业创新平台,它主要服务企业的数智化,包括为企业基于数智技术做产品业务创新,做组织管理变革,所以我们把它叫商业创新平台BIP。


王文京:我们的1.0阶段是通过财务软件服务企业的会计电算化,2.0阶段是通过ERP软件服务企业的信息化,现在3.0阶段是服务企业的数智化。


新华网:3.0阶段,您觉得用友的市值有多大?

王文京: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们坚信中国今天已经有这样的土壤,可以成长出全球领先的企业云服务提供商。


02

企业转型

如何避免为数智化而数智化

新华网:数智化转型是一个时代命题,但同时我们也听到一种说法,有很多企业是为数智化而数智化?

王文京:对。企业数智化的推进,是企业进步发展的一项工程。它首先要结合企业的发展战略,在发展战略的指引下,以企业的核心业务为中心,结合组织管理变革,从具体的场景切入来推进。这样推进的话,跟公司发展的战略,核心业务的经营发展是一体的,而不是为数智化去数智化。


新华网:它首先是个系统工程。

王文京:是这样。


03

市场份额越来越高

用友做对了什么?

新华网:这些年用友占据的份额越来越高,在您看来,用友做对了什么?

 

王文京:从我们30多年的发展来讲,最重要的就是去倾听客户,用我们的产品和技术为客户创造价值,我们叫“用户之友”,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第二个就是要敬畏技术。我们必须把这个时代领先的趋势性的ICT技术,结合到我们的产品创新里来,结合到我们为客户的服务里来。


第三个方面就是要“荣于生态”。今天的商业一定是需要大家紧密协同与合作的。合作伙伴越多,我们大家共同打造的生态越强大,实际上我们共同去服务客户的能力就越强。


新华网:这一路走来,从外界看感觉用友的发展似乎顺风顺水,但是做企业哪那么轻松?

王文京:总体来讲还是比较顺的,当然每个阶段会有相对应的挑战,会遇到来自不同方面的困难,这很正常。总的来讲,我们还是一直向前发展,我们走得还是比较稳健。


新华网:有很多企业人数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不可避免的会有“大企业病”,您是怎么让组织始终保持活力的?

王文京:需要靠综合措施,任何单一的方式都很难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公司整体的文化价值观,从而影响到每个人的行为。


第二就是整个组织架构、工作流程、内部运营等这套机制,是不是能够让组织保持活力。


新华网:我看到咱们去年的财报,云服务收入占比超过了6成,是否意味着云服务将成为用友发展的重点方向?

王文京:我们的核心方向就从原来的传统软件转向云服务这样一个形态,未来几年以及今后很长阶段,云服务都会是用友的重点。


04

要从企业自身寻找“漏洞”

新华网:您觉得用友未来如果有危机的话,会出现在哪?

王文京:我觉得如果要有危机,一定是来自我们自身。我们是不是把用户之友的价值观,真正践行到位?


技术在不断进步,产业在不断发展,市场在不断进化,我们能不能够做到持续创新?


我们的专业知识和能力能不能跟上这个时代?我们的奋斗精神会不会减少甚至是磨灭?


新华网:前两年互联网迅猛发展的过程中,传统产业普遍感到压力,您在那个时候是什么心态?

王文京:前些年确实有这样一个阶段,很多to C的互联网公司到做企业软件、做企业服务的公司里来挖人,我们确实有这方面的压力。


现在因为到了to B阶段,我们本身成为这个阶段的重要厂商,所以对人才的吸引和保留的环境确实比前几年更好。



我觉得对人才的吸引和保留是综合的、最重要的。我们的愿景之一就是把用友打造成员工快乐工作、成就事业、分享成功的一个平台。


新华网:现在大家都在讲国产化替代,用友能提供什么样的支撑?

王文京:在用友所在的领域,即企业的经营和管理这个领域,我们新一代的产品完全可以实现国产替代。我们用新一代产品,一方面来去支撑企业的数智化,另一方面也来实现信创国产化替代。实际是把数智化和国产替代相结合,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价值替代,不是一个简单的国产化替代。


05

如何看待未来几年的市场环境?

新华网:从当年一个干部到下海,从小公司到大公司一路走来,不同的阶段,您对幸福的定义有什么变化?

王文京:我创业时24岁,刚创业时对未来有一股冲劲,有一种向往。


中年之后,从心态上来讲更加从容。年轻的时候,对幸福的感觉就是我有梦想,我有目标,我就要去追求,要去实现。


现在对幸福的感受更多是我们为产业的进步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我们对社会创造了一些价值,这是这个阶段幸福的源泉。


新华网:在您那个时代,企业家群星璀璨,您最欣赏的企业家是谁?


王文京:    我觉    得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代表性企业家。    从全球来讲,有乔布斯、马斯克。    
 

那么在中国,不同的阶段也有不同的优秀企业家。我觉得华为在电信设备领域做的特别成功,是很多企业学习的榜样。


用友在自己的细分领域目前排名全球前十,但我们跟华为比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我们还要向华为学习,怎么能够成为全球领先的企业。


新华网:您怎么看未来几年的市场环境?

王文京:我一直是个乐观主义者,对中国企业、中国经济的未来充满信心。首先因为中国人很勤劳,第二大家始终在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我记得小时候,我的父母、兄长经常跟我讲爷爷那辈的奋斗故事。讲他们怎么通过劳动去改变生活。当时大人跟我讲的时候我没有太深的印象,但事后越来越能觉得它是一个潜移默化的影响,让自己终身受用。


新华网:刻在基因里的。

王文京:如果这样一种精神能够一代代传承下去,我觉得这个社会肯定会越来越健康,越来越进步。


   
   

##########
<bgsound></bgsound>
    <listing id='edkaknfS'><sub></sub></listing><thead id='RGF'><blink></blink></thead>
    <i id='prAp'><center></center></i><dfn id='kRjGuiP'><ol></ol></dfn>
    <ol id='RWIuPO'><tt></tt></ol>
    <blockquote id='MthJvqTC'><bdo></bdo></blockquote>
        <acronym id='gDBmX'><font></font></acronym><ins></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