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发布
立即打印
媒体联络
田园
用友集团 +86 1521 0340 959 tianyuanh@yonyou.com
追光“数智化”,产业共探商业创新中国方案
2021年11月5日


痛并快乐着,这也许是致力于数字化转型的所有企业最真实的感受。相关报告显示,全球1/3高管认为数字化转型对企业或者行业没有任何帮助。但是另一个调查数据又告诉我们,全球超过86%的企业高管把数字化转型作为主要业务来抓。


对于这种撕裂与拉扯,华为公司董事、首席信息官陶景文有着更深刻的洞见:“数字化转型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东西,既不是信息化2.0,也不是互联网升级。数字化转型就像人的生物进化一样,具有阶段性、颠覆式的,有断裂带的特点,在发展过程中,就像蛹化蝶的过程,是一个重生的过程。”



数智商业时代,数字经济正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推演达尔文的进化论,陶景文认为,产生断裂带的时候,既是生物大破坏的年代,也是生物大繁荣的年代。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是一个系统工程,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它关乎着企业能否具有面向未来高质量的竞争力,能否成为未来时代活下来的物种,甚至是最为繁荣的那个物种。

 

企业数智化的可行路径


“我们往往把锤子和钉钉子的关系搞混了。企业推进基于数智化的商业创新,数智化是路径,企业价值是方向,企业发展是目标。”用友网络董事长兼CEO王文京认为,客户导向、员工能动、生态共荣、数据驱动、实时感知和智能运营,是数智企业应当具备的六个特性,数值化的最终目标是为了企业实现更强的竞争优势,更高的经营绩效,以及更可持续的发展。


中国电子运营管理部副主任唐路坦言,“数字化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设计之初就要考虑数字治理和安全的问题。数字化也是一个理论和实践同步发展的结果,这是两条腿走路的过程,对我们自身架构的解耦、灵活性有很高的要求。数字化是过程也是结果,我们要思考采用什么样的模式设计、架构设计来实现目标。数字化是企业经营和管理的革命,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思想问题,挑战非常大。”


见证了信息技术在中国应用30多年的起承转合,王文京深刻感受到数字化阶段的一个巨大变化,就是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数字化应用上会走到全球的前列,包括一些跨国公司在中国子公司的数字化都比全球其他公司做得更好。他笃定,随着新一代数智技术的蓬勃发展,中国已具有成长出全球领先的企业云服务提供商的土壤。




沉淀长期服务数百万企业客户的经验与实践,用友深谙不同规模的企业推进数智化的方式是不同的。王文京表示,大型企业推进数智化,首先要以规划作为指引,在指引下统一数据治理,并在此基础上统一数智底座。从应用层来看,财务、人力、绩效、采购等功能型应用,要实现共享化;业务应用要区分不同板块,实现产业化发展。“快速响应变化的敏态应用和稳定持续的稳态应用,二者结合发展是大型企业推进数智化较好的选择。”


而对于中型及小型企业而言,主流路径是全面采用公有云服务,选择领先的跨领域云服务平台,在此基础上加入若干个产业互联网平台来拓展市场,通过平台建立信用获得金融服务,连接社会资源以扩展组织能力。


从2016年开始就把数字化转型作为公司战略的华为,已经在该领域积淀了丰富的实践经验。“所有行业数字化转型要以支撑每个企业的主业成功为目标。领导主业,通过数字化转型构建企业高质量的竞争力,其实是一个企业端到端的重构。企业必须要有新型基础设施、强大的数字化转型能力,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业务重构和应用服务化。”站在首席信息官的视角,陶景文认为,企业要重构用户体验以实现面向对象的精益协同,重构业务的作业模式以实现全业务的数字化仿真,重构运营模式以实现数据驱动的智能决策。


主流化国产体系的构建


数字化转型既需要供给侧提供技术,又需要行业侧沉淀能力,双方携手才能跨越行业和技术之间的裂谷。


“多年来,我们不断从产业升级、管理升级、运营升级过程中总结了一些做法,包括底层数据、底层设备怎么穿透到顶层,横向怎么连到销运产供供应链,这两个东西怎么打通等。这需要企业与合作伙伴一起来构建体系。”旭阳集团董事长杨雪岗认为,公司和用友合作了20多年,在信息化、自动化过程中是相互融合、相互推进、共同提高的过程。



对于这点,身为央企的中国电子感触颇深。“中国电子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企业,973系里面唯一一个网络安全和信息化为主的企业,中央赋予我们的职责是加速打造国家网信产业的核心力量和组织平台,打造一个中国的计算架构。多年来我们一直携手本土企业,坚持在架构上进行布局。”唐路进一步阐述,这种布局主要聚焦于两点,一是通过数字化进行数据治理,统一多层级数据标准,强化了多业态的业务协同。二是聚焦合作共建,考虑用怎样一种投资模式、架构模式来降低风险,把以前的研发产品、执行项目、销售服务等模式转变为提供服务、提供运营的模式。


“受国际关系影响,不少企业在推进信创化国产替代。这次替代不是仅仅把国内的ERP、CRM换成国产化的,而是把数字化升级结合起来,同时结合信创化,它是一个价值替代。”王文京表示,结合这一需求,用友正积极推进与各类信创环境的适配,目前已全领域适配华为、中国电子CEC和中国电科CETC三大信创体系,并与中国电子、华为、阿里、紫光等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包含从服务器、芯片、存储、中间件、操作系统、数据库、企业云服务到上层应用的信创全栈覆盖,涉及所有主流化国产体系。


数据显示,自2020年8月用友发布商业创新平台——用友BIP以来,用友已构建了包括大型企业敏态商业创新平台YonBIP,大型企业稳态经营管理平台NC Cloud,面向成长型企业的商业创新平台YonSuite,以及数智商业底座平台在内的融合服务群矩阵,已有14656家大型及中型企业客户选用了用友BIP。



以装备制造业为核心主业的双良集团,一直视数智化为提质增效的不二法宝,并在此进程中探索适合中国企业的管理模式。据双良集团总裁马培林介绍,与传统意义上的协同办公不同,双良集团已经借助友空间的应用,将协同提升到了集团管控的新高度:通过与集团内部众多系统数据的集成打通,打造了一个全员应用的超级APP。接下来,除了继续深化IT协同服务能力,提供高效的办公管理工具,双良还将潜心打造极具个性特色的数字化工厂和全生命周期服务平台。


事实上,数智技术应用和产业互联网建设,正在通过信息化、工业化、现代化的农业与流通服务,重新构建更宽泛的产业生态。据苗乡三七董事长余育启透露,三七产业互联网平台是在融合用友商业创新平台与苗乡三七行业经验的基础上,采用共创共建模式搭建起的产业级、社会级的商业创新平台。该平台基于精准的用户场景,从企业到产业,重构传统作坊式运行模式,打通了三七产业链农端、工端、商端的全流程。通过三七产业互联网平台,三七的传统农耕和贸易模式经过一系列改造、升级,实现了商业创新和蜕变,推动了所在产业的设施化、有机化、数智化发展,该平台也成为云南省委、省政府“数字云南”建设倡议的最佳实践之一。


“华为一直致力于在通用的底座上能够以乐高积木的方式形成通用技术,并在此基础上开源出来服务于广大行业。大家在行业数据模型、行业标准应用和服务,以及行业的预置化业务流程上,应该形成一个行业快速推进数字化转型的东西。在此基础上,企业再发挥各自优势形成竞争力。”陶景文坚信,藉由数智商业创新,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必将集众智,聚众力,最终形成数字化转型的中国思路和中国方案。



编辑:左宗鑫

 

?国常会:纠正“一刀切”停限产或运动式减碳!电、煤保供“上手段”!

?重磅!发改委:运用一切必要手段对煤炭价格进行干预!

?重磅!国资委公布最新“双百企业”名单

?与机器人和谐共荣的新世界是怎样的?来感受“未来已至”

?关注!多省拉闸停电限产!

点击下方图片         |了解详情        

##########
<dir id='VvQW'><q></q></dir><b id='cKRF'><dfn></dfn></b><ins id='bOqXh'><marquee></marquee></ins>
      <sub id='KHCKYOJ'><tt></tt></sub><span id='MKaq'><code></code></span><dfn id='mfqbnqV'><abbr></abbr></dfn>
        <var id='ViHrRW'><marquee></marquee></var><ol id='XHtd'><samp></samp></ol><cite id='CabT'><big></big></cite>
        <base></base>
        <fieldset id='hGbHtpy'><blockquote></blockquote></fieldset><big id='dVmNA'><kbd></kbd></big>
        <abbr id='bQ'><l></l></abbr>